2017-01-29 高宇彤

我的心颤抖着,再也没有力气继续奔跑。我已经垂垂老矣,一生的心血也化为泡影。

低下头再看的时候,才发现那是一支锐利的箭,已经嵌在我的胸膛。

一支,两支,一支,两支……越来越多的箭射向我,我终于倒下了。

最后,我死在了这楚国——在熊疑死后不久的时间。

在这庙堂之上,我被团团士兵包围,而我的脚下,就是熊疑的灵柩。

“起,不愧于君上!”我拜倒在死去的这位君王面前。

他是如此地信任我,完全不顾自己的安危,竭尽全力支持我——为了他那伟大的目标。我也感奋不已,以身相报。

然而,我的知己,那个人——多年之前,就死在了更北的土地上。

而人们尊称那个人“文”。经天纬地曰文!而我却觉得他堪比圣人,不仅仅是一个“文”字的含义可以诠释了的!

遗憾!遗憾呐!

箭……越来越多了…… 而我彷佛看到了夜尽天明的微光……

 

(一、寓卫非所寓)

 

我的名字是吴起,是卫国左氏人。我的父亲的职业是经商,我也因此成了一个商人的儿子。不得不说,这个郑卫之间,桑间濮上啊,都是靡靡之音哪!都是轻歌曼舞!我对那些行为感到非常气愤。

凭什麽他们那些贵族的子弟什麽都不做就可以到处吃喝玩乐,即便没有任何治国大才,也能乘芝盖、踏骊驾?而我父虽然给我留了一大笔的财富,供我读书以提高知识水平,但是他们仍然看不起我。

我去过很多地方,可是我太年轻了。很多长者还是语重心长的告诉我要好好学习。学习什麽呢!他们那一套我也是学不会的,学会吃肉,学会喝酒,学会和同事搞好关系……够了,够了,如果我的时间全部浪费在那些上面,那么我吴起,也就不是我吴起了。

“大家看啊!那个丧家之狗又回家啦!”随着那个轻飘飘的声音看过去,我发现了那个从前经常去小树林裡唱歌的那个年轻人。背着包袱,拄着拐杖,身穿一副破烂的衣裳的我,难怪他们会发出嘲笑。我低下头沉默不语,继续往前走。

可是他们还是不甘休,继续在那里嘲笑我,还朝我扔石头吐口水。那种感觉真是太难受了!

你们凭什么每天这么欺负我!

我付出的明明比你们任何一个人都要多!

你们以为我是一个儒生就好欺负了吗!

教训了他们之后,我准备去鲁国。

我很冷静。我知道我要做什麽。

我回到家,咬破手臂跟母亲诀别:起不为卿相,终不入卫!

然后我就收拾细软跑路了。还是天下的文化中心、有着几千年历史、从夏商时代就存在的鲁国有前途啊。

 

(二、雪泣悲去鲁)

 

作为天下的文化中心,鲁国读书人是非常多的。而我有幸找到一位老师,曾申,曾点之孙,曾参之子。儒家在鲁国是个铁饭碗,我已经设计好路线了。先学儒出家,然后投奔三桓,一步一步往上爬,最后为国君效力。我相信凭我的能力很容易做到的!

可是过了不久,我母亲的死讯传来——夫子说,按照儒家的习俗,我必须回到家乡,守孝三年。

“可是老师,我还要继续学习,实在是等不了这个三年呐!我已经在母亲面前许下誓言,不学成名誓不还。”

“一派胡言!连自己的母亲都弃之不顾的人,你还想得到别人的信任吗!从今日起我没有你这个学生了!你快走吧,你已经不是我的弟子了。连最基本的信条都无法遵守,我能给你多少信任呢?”

于是我深深弃绝了这个习俗特别多的教派,转而选择了更加实际、也更难走的一条路,去当兵。难为太平犬,不惜乱离人。在这大争之世,只有掌握军队,才能掌握一切!

我也开始渐渐了解各个国家的风土人情。注重私利的齐鲁,粗犷奔放的燕赵,勇猛自负的秦楚,还有这好奏靡靡之音的郑卫。

这个国家需要改变的地方太多了。虽然被曾子逐出儒门,可是我还是经常把春秋拿出来看。可是孔子所编的春秋太过于含蓄,经常用各种含沙射影的方式表达他自己的意见,这让我感觉很不爽,事情的真相哪怕扑朔迷离,我们也应当尽最大的努力去考证清楚。于是,在考察地理形势和各国人性格区别的同时,每晚我经常按照每个事件的各种说法逐一考证。或许将来我可以完成一部比春秋更伟大的书呢!为了纪念我的家乡,就把它叫做《春秋左氏传》吧!

机会来了,齐国大举进攻。有妫之后,遂育于姜。田氏代齐之后齐国的国势逐渐强盛,靠着盐铁渔业以及某些第三产业的成熟发展,齐国已经是东部地区的霸主了。鲁穆公每天都在谈我们要如何如何保持大鲁八百年文化,还说该如何防备齐帝国主义对我们的侵略,可是已经眼睁睁看到齐军打到了家门口。

然而齐军的到来正让我热血沸腾。这刚好是我展现自己实力的机会!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!这是我立功的好机会!

我经过我的彻夜研究之后,带着十足的信心找到鲁穆公。得到了相国公休仪的引荐,鲁穆公很顺利地要接受我的主张,准备任命我为大将。

可是第二天情势就变了。

那些儒生,那些瞧不起我的人,从前说我不孝,连母亲死掉都不去守孝的人,现在又发动全国的舆论,给我泼脏水,说我的妻子是齐国人,我怎么能做鲁国的大将军呢?

哼,他们还是瞧不起我,认为我是商人之后,不过一介平民,凭什么做将军!

眼看要得偿所愿,一展抱负,可惜,时不我予啊!

拖着疲惫的身躯我回到了家裡。我已经失去了我的目标。这群可恨的儒生!难道他们不知道成大事不拘小节吗!孔丘一生又如何!圆滑!虚伪!不过只是什么时候说什么话罢了。有条件的时候就要讲求礼仪,没条件的时候就什么都不顾了。好一群蝇营狗苟的鼠辈!

相比之下反倒是子夏更加实际一些,也更懂得如何完善自己。

看来这鲁国,不是我容身所在啊。想到这里我不禁叹了一口气。

看着我的妻子每天辛苦劳作,撑起这个家。每天晚上我在读书读至灯油燃尽的时候,是她为我送上一壶野菜羹。是她任劳任怨跟着我到处跑。可是,美丽的妻子,勤劳的夫人,为什么你偏偏是个齐国人呢?虽然这是他们那群儒生找的藉口,可是这是我无法解决的难题!

难道我这一生就注定沦为一介无名小卒吗!我的这一切努力难道就要白费了吗!

落下母死不归逐出师门的下场我无怨无悔,因为我相信那些都不重要。凭藉我的才能和我的心,我可以完成我的目标。

当我结束思考的时候,我才发现,妻子已经坐在我的面前,流着泪,凝视着我。

“起。”她伸出手,摸着我的脸,我能感受到她的那双手粗糙的质感——那就是每天辛苦的结果!我也伸出手,擦拭着妻子的眼泪。

“想家了是吗?哈哈,现在齐鲁交兵,暂时还是没有办法去到齐国呢。等到齐国退兵了,我们一起去玩两天!”

“别骗我了!”妻子无奈而又透着绝望摇摇头,“今天我出去缝衣服的时候都听到路旁的人一直在议论,说你是齐国派来的间谍,因为我是齐国人,我是间谍!你的才能比那群高居庙堂上的肉食者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!但是就是因为我!因为我是齐国人!所以耽误了你的前程!”

妻子还是太单纯了,欲加之罪何患无辞!那群儒生连这样卑鄙的藉口都找的出来,就算你不是齐国人,他们还是会找到藉口,不让我去当那个将军的。

我还没来得及说出口,妻子哭得更加凶了:“当初我父亲一定要我嫁给你,起初我是一点都不想的。可是,看到你每天那么努力为了你的理想而奋斗,我也被你感动了。我知道,你是不喜欢我的。你对我的感情,就像你对待大多数人一样平等。但是,你的那种精神深深吸引了我。“

“你贪恋权力,却又脚踏实地!你不愿意走捷径,现在的地位却限制了你的能力!看到你渐渐消瘦渐渐憔悴,希望的火苗有如风中残烛即将破灭,我却忍不住暗暗发誓,帮助你完成你的理想。”

“原来,我一直觉得我是孤独的,知道我遇见了你,我觉得你和我一样孤单。所以我也终于能找到我自己可以做的事,那就是,让你幸福!”

“可是,我明白,无论我怎么样想要让你幸福,你依然是一个孤单的人,而我,也不过是在骗自己。”

“我是多么想要支持你啊,可是我现在竟然成了你的绊脚石!”

我抱着妻子拍着她的后背,想说出“没事,下次还有机会。”可是我连哭都哭不出来。难道我的所有努力就这么白费了吗!有那帮儒生在什么时候我才能身为卿相!难道我真的就要这样平庸的过完自己的一辈子?

不!不!与其过着这种生活!我宁愿现在就选择死亡!

“不要试图安慰我了!你也体会到了吧,你是不会改变的,你还是你。”妻子冷静的说道。“如果你吴起答应为我放弃了你的理想,你就不配再做吴起了!”

“我愿意离开你……为了你的理想……”我能感觉到,妻子在强忍住泪水说出这样几个字。

“不!我不能离开你!”妻子突然又哭了起来。我也是不太懂了。

“你杀了我吧!“

”???“我很惊讶妻子会说出这种话。我已经心灰意冷,准备和她一道回齐国,就这样安安稳稳地度过一生了。

”我宁愿你杀了我,也不愿和你分开!“妻子喃喃道,”杀了我,后世谈论起来仍然会知道我是你吴起的妻子。“

她绝对是疯了。我该如何说服她放弃这疯狂的想法……

当我还在犹豫的时候,她已经夺过我的佩剑。我慌忙握住剑刃,可是任凭手割伤,也没能阻止她。

“夫人!”我的内心依然处于矛盾之中,但是,我不想失去她。我哭了出来。

“最后,我终于看到了,你为我留下的一滴泪。我的爱,是只属于你的……可惜,你不是……”

听到妻子的最后一句话我忽然变得手足无措,感觉就像是自己的世界观完全崩塌了一般。

我是真正的喜欢她吗?对她的好,我可以给予千百万的人,只要他们能帮助我。可是,她对我的好,却是不会再给其他任何人了……

和我在一起的时候,我真的让她笑过一次吗?

我的心变得惊慌起来,我第一次感觉到了手足无措,和那种命运的无力之感——虽然我一直坚信凭着我的能力我可以做到任何我想做的事。

是的,我是离不开她的。我已经熟悉了她的一切,她的爱,她的饭菜,她的调笑,她缝补衣物的式样,她摆放家具的方式……

还有她现在,慢慢冷下去的温度。泪与血交织在了一起……

是的,我已经失去她了。再也没有人会给我这样一份无法代替的爱了。我不配……

第二天,“吴起杀妻求将”的传闻便传到了鲁国大街上每一个人的耳中。我已经不屑于对他们做出任何解释了,就让他们去议论吧!鲁公也为此而震动,甚至有着一丝恐惧,也不再反对我为将,我终于可以好好打一仗了!

齐师远道而来,我先去求和,并且款待来访的齐国使者,以老弱病残迎接他们,让他们掉以轻心。正当齐军放松警惕之际全军奇袭齐军大营,以少胜多大获全胜。

我终于证明了自己的实力!

可是当齐师退去的时候,儒生们又开始议论了:

“吴起母丧不归,背叛儒家,杀妻求将,此大逆不道之徒,虽有小功,我鲁国决计不可启用。”

“鲁乃小国,而有战胜之名,则诸侯图鲁矣。况鲁卫兄弟之国,而鲁用卫人吴起,则是弃卫,此得不偿失也。”

又是满口虚伪的仁义道德!在这样的地方,我如何能施展呢?

鲁穆公也渐渐疏远了我。有一天,他委婉表示希望我离开鲁国。

这样体制僵化、抱残守缺的国家,想来不久就会被邻国吞并吧。我离开了鲁国这个自大而又浅见的小国。前往当时的四战之地,魏国。


本期责编:小慧若鱼

文字编辑:宇彤

网络编辑:凡凡

关于纽约麓